医疗频道医疗频道

欢迎关注
医疗频道

个人医疗保险-医生被“托”之困境何以破



药品管理成本也单独成本核算,而不是简单的一个“零加成”蔽之。因为药师、药房运作以及药品安全管理都需要费用,但这种费用的核算必须是合理的,合理到它仅成为医院的成本中心而不是利润中心,使医院感觉到卖药与不卖药没有什么不同。有些国家的医院为什么不青睐药品的“销售”呢?因为销售药品给医院带来的利润微乎其微,所以不值得“经营”。慢慢地,药房等都可以社会化,检查检验由第三方提供,医院从众多的成本中心中解脱出来,只专注于医疗。

医生提供的是技术服务,根据其经验值、专业特点、疾病系数来核定价格;



为什么我国会出现“黄牛党”炒号的现象?首先要从医生的定价来思考。 “黄牛”倒号,各地价格不一,基本上是根据当地的经济水平“报价”,最低120元,一般两三千元,最高五六千元,而专家的“合法”价格在7-15元之间。如今,公立医院已有一些“天价”特诊,一般在三五百元上下。有人认为医生现在的收入并不低,也许是!但他们的主要收入来自哪里呢?在药费、检查费等“创收”上。从某一种角度看,低年资医生的创收能力并不比高年资的低,甚至高于高年资的。而“黄牛党”给出的专家号价格,挤去“恶炒”的水分之后,才是专家真正得到社会认可的价值。


医生要走出“被托”的困境,只能通过解锁、剪链。